微信成癮者“社交齋戒”:剛開始像戒煙 很難受

來源: 廣州日報 | 2017-08-02 10:06:22

李秋澄  他們試圖把微信“齋戒”了,每天使用它的時間不超過30分鐘。上個月,一場為期6個月的“社交齋戒”實驗落下帷幕,這次實驗吸引了來自IT界、金融、大學等領域的85位體驗者。李秋澄是其中一員,1

李秋澄

  他們試圖把微信“齋戒”了,每天使用它的時間不超過30分鐘。上個月,一場為期6個月的“社交齋戒”實驗落下帷幕,這次實驗吸引了來自IT界、金融、大學等領域的85位體驗者。李秋澄是其中一員,15天的“齋戒”,他只有1天超時,這是一份“漂亮”的成績單。

  李秋澄因好奇參與到這項實驗,從微信重度依賴者突然轉變為社交“齋戒”者,李秋澄很不適應,他心里總是癢癢的,忍不住要點開微信,“這感覺就有點類似兜里有煙卻抽不了,還要你滿天橋底下找煙屁股抽,很難受、很痛苦。”

  李秋澄認為社交“齋戒”是一項“認識自我、了解人性”的趣味性活動。同時這也引發了他的思考:到底是零碎的時間促成了網絡社交的繁榮,還是因為社交網絡的出現造成了我們零碎時間變多?

  文、圖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華 實習生張群、宋昕航

  實驗前發朋友圈宣誓

  李秋澄此前每天刷微信長達兩三個小時,“一有空閑就習慣性地點開它,而且常常是秒回別人信息”。

  去年12月,李秋澄還是清華大學的大四學生,他在朋友圈看到社交“齋戒”實驗招募志愿者的文章,于是“第一時間就報了名”。談及參加實驗的原因,李秋澄表示,除了好奇自己不使用微信后的狀態,還有就是想要了解更多社交產品設計的內涵。

  廣州日報:你社交“齋戒”從什么時候開始?

  李秋澄:去年12月14日,一直到12月28日。

  廣州日報:在“齋戒”前你有做任何準備嗎?

  李秋澄:在“齋戒”開始前的最后一天,也就是12月13日,我發了微博和朋友圈,告訴朋友近期我回復微信、微博可能比較慢,請他們不要介意。其實,這也是一種儀式。參加試驗前,我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幾天,發微博、朋友圈也是督促自己。牛都吹出去了,我不得不堅持完成實驗。

  廣州日報:你對社交產品設計感興趣,這與你的大學專業有關嗎?

  李秋澄:當然有。在大學,我學的是“人因工程”,通俗講就是工程心理學,與人機交互和產品用戶體驗密切相關。我今年剛畢業,現在做的是微博產品經理。

  “齋戒”時心里癢癢的

  從一個微信重度依賴者突然轉變為社交“齋戒”者,李秋澄“很不適應”,他有一種“與世隔絕的感覺”。為了提醒自己,他在手機屏保上設置“不能刷微信”五個字。有時候,他會“忍不住拿起手機”,然后“習慣性地解鎖”,看到屏幕上的警示語后又悵然若失地休眠手機。

  15天的“齋戒”生活中,李秋澄對自己說過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“要克制!要克制!要說到做到,不能失信于人,也不能失信于己。”

  廣州日報:在“齋戒”的整個過程中,你心理狀態如何?是如何堅持過來的?中途有想過放棄嗎?

  李秋澄:剛開始不適應,畢竟我已經養成了頻繁刷微信、秒回信息的習慣。但是我不想放棄。我很想知道自己不用微信是怎樣的表現,算是對自己做一個研究,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,有了這個信念,我堅持下來就很容易,所以后面階段對我來說很輕松。

  廣州日報:實驗過程中最煎熬時的感受如何?

  李秋澄:“齋戒”以前,我可以通過微信打發我的碎片時間,沒有了微信,而且又沒有比微信、微博更好的殺死碎片時間的軟件來替代它們,我的心里就癢癢的,忍不住要點開微信,那種感覺很難受。如果當天我處在開心愉悅的狀態,不用微信,問題不大。但是如果這天我做事不順暢,我又不能用微信的話,我會變得更為焦慮和煩躁。

  廣州日報:怎樣保證自己使用微信時間在半個小時之內呢?

  李秋澄:在最開始的幾天,我會定時通過手機軟件查看使用微信的時長,以提醒自己還剩多少時間。后來我摸索出了一種節約微信使用時間的方法,每天在固定的半個小時使用微信,集中回復信息,到了時間就關閉微信,這樣我不用頻繁地查看使用微信時長,也不用擔心自己超時。

  廣州日報:你只有1天超過了規定,為什么這天沒有達到要求?

  李秋澄:因為那天我線下認識了很多新朋友,加了他們微信。人都有一種窺視欲,我就忍不住會去看了看他們的相冊,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狀態,所以使用微信時間就超了十多分鐘。

  “齋戒”一完就狂玩微信

  李秋澄坦言,實驗剛結束的那幾天,他反彈性地瘋狂使用微信,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沉迷。那份“報復勁”兒消退后,才逐漸恢復到正常狀態。

  雖然現在仍是“天天刷微信微博”,但李秋澄對自身以及人與社交網絡的關系有了新的認識。他原本以為自己是微信成癮,可以利用刷微信的零碎時間投入到學習工作中。實驗中,他發現雖然減少使用微信、微博,但手機使用的總時長并沒有發生很大變化,他花費更長的時間在其他輕松愉悅的手機應用上,比如直播、視頻、小說等。

  廣州日報:參加“齋戒”活動你最大的收獲是什么?

  李秋澄:最大的收獲就是滿足了自己報名參加時的好奇心,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,了解人性。在實驗過程中,我也對零碎時間與社交軟件的因果關系、如何區分親密社交與外圍社交等問題進行思考。這有利于我更加了解產品與人的關系,對我的職業發展是有幫助的。

  廣州日報:你曾說過,在所有打發零碎時間的應用中,社交應用給你帶來了最大的愉悅感、滿足感與安全感,但是你又提到社交應用讓你變得焦慮,你覺得兩者矛盾嗎?

  李秋澄:不矛盾。兩者是社交應用利與弊的關系。在零碎的時間里,我們可以利用社交應用做很多事情,閱讀咨詢、獲取信息、與朋友聊天,這能帶給我愉悅感、滿足感和安全感。而焦慮感主要是來自自己不喜歡、不想看到或不想回復的信息。喜歡的女孩發了信息,我回復當然很開心。但是老板在微信里派了自己不喜歡的活,我可以裝作沒有看到,半小時不回復,但我不可能一天或幾天都無視信息,回復老板就變成了一種負擔。

  廣州日報:你覺得如何正確地使用網絡社交工具?

  李秋澄:人都是有惰性心理的,而微信等社交應用正好符合人的這種心理。如果長期沉迷于微信、微博,人會變懶變傻,變得焦慮。微信作為重要的社交工具,我們是難以完全隔絕它的。這就要求我們盡量保持思考的獨立性,做一個理性的社交網絡人。

  策劃者:

  實驗有超出預期的收獲

  廣州日報: “社交齋戒”實驗的構想從何而來?

  Echo:社交網絡參與到個體生活越來越多了,會有很多正面、負面的直觀感受和猜想,我們想通過一項科學研究去回答“社交網絡對人的影響”這個問題。

  廣州日報:“社交齋戒”歷時6個月,你認為實驗是否達到了預期效果?

  Echo:應該是略有超出預期,這項研究的最困難之處在于“齋戒”本身:如何在統一的標準、規范的操作下讓被試者堅持“齋戒”。這從最終數據上看是達到預期的。我們確實得出了一些對于用戶、產品等有益的視角。

  廣州日報:對于網絡“原住民”,如何更好使用“社交三把尺”(更好的社交和可衡量的標準、適度、限度)掌握主動權,不過度沉迷社交軟件?

  Echo:這三條尺度是針對用戶提出的,本身操作性比較強。比如對“更好的社交,有標準可循”這一條,應該更注重線下社交、注重一對一溝通、注重強關系等一系列標準,這些是可以幫助我們強化深度社交、獲得情感支撐的方式。

  其實不當使用的相當部分原因即是缺乏認識,意識不到問題所在。所以我們希望人們通過報告書及其他被試者之口,了解社交網絡及社交是什么、能帶來什么等,在反觀自身之時,不再覺得理所當然,找到改進之處,也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。

  李秋澄的實驗感悟

  在參加實驗前,我有一個天真的想法,我覺得自己如果把用微信的時間節省出來的話,是不是完全可以投入到學習和工作當中。但事實卻是――在節省使用微信的時間之后,我把大量的時間投入到可以殺死我整塊時間的應用,包括小說、視頻、直播等,我學習、工作的時間并未因此而增長。

  “在不能使用微信、微博的15天當中,我花費了很多時間在網易云音樂的評論區當中,不停地刷新,這種感覺就有點類似兜里有煙卻抽不了,你滿天橋底下找煙屁股抽那種感覺一樣的,很難受、很痛苦。我自己感覺到了這一點,在所有的應用當中,社交網絡應用是可以給我帶來最大愉悅感、安全感的應用,其中一些原因,可能還需要進行進一步的闡釋。”

上一篇:廣西柳州市民撈到一條鱷魚 疑有人當寵物養后丟棄

下一篇:6歲兒子走失一夜 母親害怕被丈夫責罵不報警

熱點排行

專題

調查

麒麟彩票3分pk10 沂南县| 县级市| 建阳市| 兴隆县| 禄劝| 昭觉县| 湖州市| 万荣县| 增城市| 临高县| 特克斯县| 儋州市| 宜州市| 伊金霍洛旗| 大厂| 英山县| 颍上县| 安乡县| 正蓝旗| 泰宁县| 嘉兴市| 龙门县| 宁武县| 马鞍山市| 临猗县| 临泉县| 荥阳市| 麻阳| 甘洛县| 安福县| 米泉市| 阜平县| 白城市| 迁安市| 泰来县| 金川县| 启东市| 陇南市|